当前位置:首页 > NFT资讯 > 谁在花百万美金购买这只虚拟“猿猴”?

谁在花百万美金购买这只虚拟“猿猴”?

admin1个月前 (05-18)NFT资讯30


很难想象,一个看起来颓废的虚拟朋克猿猴,以NFT数字藏品形式能够炒到数千万美金。究竟受欢迎是这个猿猴形象本身,还是我们都在被推着喜欢?

在OpenSea(NFT交易平台),“无聊猿”NFT数字藏品已经被炒到天价,其中很多NFT一个月前交易价格也许不过几十美金,仅仅一个月,价格翻了数万倍。

圈外人可能无法理解,这样一个很多人看起来并不多“好看”的虚拟猿猴,凭什么能够收获一众科技大咖、艺人明星、艺术家和收藏家们等一批拥趸,甚至连创作这些虚拟形象的作者——年仅 27 岁的亚裔美国艺术家塞内卡(Seneca)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她创作的这些猿猴能够被史蒂夫·库里(NBA巨星)、麦当娜、贾斯汀比伯等一众巨星当做头像。

但很多时候,有价值的并非产品本身,而是背后的投机属性,正如每个热衷于打新的老手,看中的也不一定是这家公司,而是下一个接盘侠口袋里也许小半辈子的积蓄。

最便宜也要五万美金的无聊猿究竟是谁在买?又是什么原因让这个数字藏品从藉藉无名走向了浪潮中心?


花上万美元买NFT的明星和企业

2021年4月30日,一万个无聊猿NFT数字藏品正式上线,隔天(5月1日)即售罄,形态各异的“无聊猿”形象风靡区块链行业。

经过几个月的发展,这股风潮俨然从区块链领域蔓延向全行业,并通过行业大V和一众明星,走到大众眼前。今年2月,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购入无聊猿NFT数字藏品,成为欧美圈子的头条新闻。不仅是小贾,NBA球星史蒂芬·库里花费约1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5万)入手一个穿着西装的无聊猿NFT,此后和运动服装品牌Under Armour合作推出了以库里名字命名的NFT产品系列,每套售价333美元(约合2000RMB),早已售罄。

对于国内网友来说,最熟知的莫过于在4月初,周杰伦的无聊猿NFT被盗,让这只虚拟猿猴进入中国网友视野。林俊杰、余文乐、徐静蕾等明星扎堆购买NFT数字藏品的新闻,更是将数字藏品推到国内大众眼前。

就像去年11月份林俊杰花费近80万人民币,在虚拟平台Decentraland上买了三块地一样被人不解,明星们购买NFT的热情也让不少人费解。而无聊猿作为这些数字藏品中的顶级IP,达五万美金的地板价(最便宜的NFT交易价格)更令人咋舌。

如果说明星入手NFT,宣传推广意味浓厚,一些投资人、企业家对NFT同样青睐有加。

  • 4月30日,投过饿了么、映客等知名案例的金沙江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啸虎,以 170 ETH的价格(约合50万美元)买入了“BAYC # 9279 ”序号无聊猿。

  • 5月1日,美图集团创始人蔡文胜在朋友圈发文称,称购入无聊猿BAYC #8848(NFT),OpenSea数据显示蔡文胜的以太坊地址longling.eth 以 187 ETH(约合56万美元)的价格买入。

  • 5月2日消息,继朱啸虎、蔡文胜之后,LinkVC 创始人林嘉鹏和同舟资本创始合伙人张了了分别购入一枚“无聊猿”NFT,加入了“无聊猿游艇俱乐部”。

  • 5月4号,马斯克在推特上将头像换成了无聊猿系列的集合,包含101只无聊猿形象。

企业家投资人之外,互联网大厂、地产公司、影视娱乐公司也不甘示弱、纷纷入局,各大品牌排起队跟无聊猿开展品牌IP合作。其中不仅有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品牌,国内企业“赶起潮流”来也毫不逊色。

  • 4月24日,李宁官方发布跟无聊猿编号#4102(NFT)达成合作,将打造“无聊猿潮流运动俱乐部”系列产品;

  • 4月29日,地产企业绿地集团宣布购入无聊猿BAYC #8302作为其推出数字化战略的象征,这个NFT现在也是绿地集团官方twitter的头像;

  • 4月30日,倍轻松宣布购入无聊猿BAYC #1365,并将推出“无聊猿健康俱乐部”;

  • 5月5日(前天),低度酒品牌——酒次元在微博宣布与无聊猿游艇旗下编号;#6686(NFT)达成合作,共同打造“无聊猿微醺俱乐部”,酒次元还将官方微博头像换成了无聊猿;

  • ......

图片来源:酒次元官方微博

明星大佬、知名企业纷纷涉足NFT,并跟无聊猿展开合作。那么,这只虚拟猿猴的形象究竟特别在哪里?

NFT为何火热?

似乎除了做成头像、用作社交平台的自我展示,又或是基于投机炒作属性外,我们很难想到NFT的其他功能。

一个虚拟猴子,能做什么?

有这个疑问的人,可能忽视了一件事:仅就社交这一个属性,就能够获得上亿规模融资,撑起数十亿的企业市值。Soul、tinder、陌陌......其中不乏上市企业,社交的价值早已被验证。

一旦购买这些数字藏品,你就可以在各大平台使用这一猿猴形象,包括Facebook、Instagram等欧美主流社交平台,所有人都知道你斥巨资购买了这样一个数字艺术收藏品。试想一下,当你拍到一件顶级艺术家作品,你可以将这个艺术品做成微信头像,所有好友都将知道这一慈善行为和不差钱的豪横举动,在有充足资金的情况下,你会不会入手?

更何况,无聊猿不同于艺术品,对于科技咖和热爱追求小众事物的新新人类来说,OpenSea这样的web3平台天然具有一定门槛,能够帮助用户实现分层,精准运营社区。这样更加垂直和小众的平台,很难不产生“归属感”。

无聊猿已经在纽约和加利福尼亚组织过线下聚会,在英国和香港也有线下音乐会和游艇派对。当这个party有一众明星和行业大佬时,当无聊猿就是party的入场券,会不会有人愿意花费几十万美金来购买这个入场券?不必给答案,看明星演唱会内场票动辄炒到十来万,看巴菲特一顿午餐价值上万美元,我们就能明了。

我们无法低估大众对于被关注的渴望,所以,因为无聊猿在社交平台被滥用就贬低它的价值,似乎显得有点太过吹毛求疵,毕竟社交属性只是数字藏品的附加属性,无聊猿这个看起来“废柴”又“邋遢”的朋克形象,也许是其能够俘获人心的又一因素。

的确,没人会否认NFT出圈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名人效应和大V推广,但无聊猿本身的形象,也足够契合这些技术宅和科技咖的喜好。

笔者以为,NFT数字藏品像极了千禧年初的波普艺术(Pop Art),充斥着流行文化符号,解构严谨和严肃,将一切嬉皮士化。无聊猿的英文名——Bored Ape Yacht Club中“bored”一词,就是一种反叛,可以看成是丧文化的一种。欧美流行文化中,无聊猿的一个个颓废朋克猿猴形象,跟看起来颇具颓废、朋克色彩的酷guy很是相似。正如作者所言:一个生活在肮脏城市里的类人猿,一个朋克猴。

社交背后的本质是精神需求,无聊猿也不例外。我们可以为王者荣耀买皮肤,为什么不能为了精神需求和符号消费,去买一个虚拟猴?更何况,社交属性从来不是无聊猿的主要和根本属性,它的存在,就如同上文所说,离不开投资,当然,也不乏投机成分在。

NFT这把火会烧到什么时候?

在OpenSea,截止5月6日,无聊猿地板价已达5w+美金,最便宜的无聊猿作品也在$54,751.00(20WETH,WETH:以太坊代币的一种,可以和以太坊的原生代币——以太币ETH进行兑换)。而目前NFT交易平台OpenSea的最新动态是:收获了来自微软、软银等的4.5亿美元投资,实现三年内估值翻倍的又一区块链神话,至4月底其估值已达70亿美元。

NFT的火热从来不是因为其社交属性,那是因为什么?也许我们可以从无聊猿IP母公司——Yuga Labs的动作,来看看NFT为何会持续火热。

3月12日,Yuga Labs收购知名IP“CryptoPunks”和“Meebits”,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NFT企业。在OpenSea上,CryptoPunks整体价值还在无聊猿之上,为227,699.06以太币,Meebits同样是各大NFT交易平台价值总量排名比较靠前的IP(在OpenSea上目前排名第15位),至此,两大头部NFT IP完成合并。

图片来源:OpenSea官网,上图为总价值排名前三位的NFT藏品IP

同样在三月份,Yuga Labs发布了自己的加密货币——Ape Coin(猿币),总价值超过10万美元,猿币也成为Yuga Labs正在建立的元宇宙平台——Otherside的主要货币。

在当前国内外大厂和一众科技公司押宝元宇宙的情况下,Yuga Labs显然也想打造自己的元宇宙世界。

无聊猿想让自家元宇宙世界的每一块碎片都能够NFT化,里面的土地可以跟地产公司合作,建筑可以是全球知名建筑师的作品,虚拟人物服饰可能来自ZARA、Nike等企业的联名款,这样的NFT元宇宙看起来似乎有足够的商业价值。

虽然在三林看来,NFT元宇宙和堡垒世界这样的元宇宙,并无太多不同,这些合作和联名,在《堡垒之夜》中就无法实现吗?恐怕不见得,更何况,堡垒之夜的游戏属性,看起来更具商业前景。

这不,无聊猿也想做自己的游戏,并推动猿币的应用范围和场景。

其实,在做游戏之前,无聊猿的官网本身就有很多“游戏道具”,虽然官方并不这么认为。但作为多年的游戏玩家,笔者很难不产生这种感觉。

无论是自由访问虚拟创作空间BAYCBA THR OOM,还是在无聊猿的浴室墙上作画或书写内容来表达想法情绪,亦或是推出包含虚拟土地的沙盒,形式上都还是游戏的玩法,至于本质是什么,见仁见智。

除了和品牌合作、开发游戏,不久前,Yuga Labs和美国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宣布合作制作电影,预计六月可能推出第一部。笔者以为,从时间线来看,这么短的时间内所制作出的电影,更像是一个简短的video,“宠粉”意味浓厚。

种种动作,让市场和投资人对于无聊猿这个IP及母公司Yuga Labs期待十足,当NFT这门生意从链上向链下转移,将虚拟和现实融合起来,我们也许就能知道,为何NFT这把火能够烧到现在,以及无聊猿背后的价值在哪里。

当然,也许其中一些价值点有人并不认同,但不妨碍它是门看起来前景不错的好生意。

无聊猿会是下一个蓝海吗?

NFT这把火会烧到什么时候,恐怕很难有人能给出确切的时间节点。毕竟这个新兴事物还处于创新扩散的关键时节,仍有不少质疑之声,毕竟被虚拟世界和虚拟物品被割韭菜的人不在少数。

大众的忧虑不无道理,就像庞氏骗局,当任一环节都周转流畅的时候,这便不是一个骗局,只是一旦有某一环节出现纰漏,或者泡沫太大杠杆太高,就很容易演变成一场骗局,让所有身处其中的人损失惨重。

所以,在无聊猿动作频频之下,反倒让投资者信心有所增长。

无聊猿需要和拥有绝对号召力的行业头部企业合作,比如房地产公司、游戏公司、潮流服饰和文娱产业等等。只有这些巨头参与其中,才足以支撑起一个庞大的NFT交易市场,让NFT产品进行交易和流通,让每个环节流转起来,才能从每一个环节换取利润和增长,实现闭环。

相反,一旦这些流通渠道不复存在,当NFT只能作为虚拟物品在平台内部使用,价值还剩多少,也许我们从社交软件能看到一些结局。现在的元宇宙企业也好,社交软件也好,急切地想构建一个庞大的虚拟世界,打通现实和虚拟,重构社交关系,但从结果来看,野心撑不起成本和现实。

无聊猿在做的事情,虽然并不是所有项目都足够创新,但笔者以为,不妨期待一下。

每一个入手无聊猿的用户都像在踩高跷,不知道踩着的是矿山还是沼泽地。不过,在互联网红利正在见顶的情况下,如果还有什么能够突围而出,Web3也许就是一个机会。

无聊猿作为Web3时代的头部IP,谁敢肯定它不是下一个新蓝海呢?


标签: Web3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