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NFT资讯 > 揭秘数字藏品新体验 浙江首个数字藏品规范化交易平台“虚猕数藏”上线

揭秘数字藏品新体验 浙江首个数字藏品规范化交易平台“虚猕数藏”上线

admin3个月前 (05-17)NFT资讯71


近日,浙江首个数字藏品规范化交易平台“虚猕数藏”正式上线,该平台由杭州国际数字交易有限公司推出。

平台上线背后,有一个不可忽视的新趋势:数字藏品正以一种文化消费新姿态风靡全球,引得国内年轻人竞相追逐、互联网大厂纷纷入局。对此,有人积极肯定,认定它将开辟一个百亿级新市场;有人谨慎观望,担心它成为又一起人类历史上引发金融泡沫的“郁金香事件”。

专业人士分析,“虚猕数藏”的诞生或将一扫外界疑虑,具有全国示范意义。它也意味着,浙江数据要素市场化在《浙江省公共数据条例》施行后,迈出了第一步。

数字藏品是什么?“虚猕数藏”是怎样一个平台?它将对数字浙江建设产生什么影响?

天安门六景灯数字藏品 杭州国际数字交易有限公司供图

带来全新体验

赋能文化消费

你能想象吗?来自不同领域的经典文化元素在同一空间相遇碰撞,产生新奇的火花——

记者在阿里拍卖应用搜索进入“虚猕数藏”后,就被这种全新体验所震撼:国家级非遗民俗文化“醒狮”舞动在屏幕上,活灵活现;取材自西湖十景的《夕照雷峰塔》,清秀隽永似宋代小品画;来自天安门的六景灯动图产品,雍容典雅,让人身临其境……

它们来自一个新家族:数字藏品。尽管存在于数字空间,但不同于一般数字艺术品。

数字藏品,可以理解为“藏”在区块链上的数字作品,其资产具有唯一、不可分割和可追溯等特性。参与“虚猕数藏”平台生态建设的专家刘天骄,现任国家新闻出版署科技与标准综合重点实验室区块链版权应用中心主任。他告诉记者,数字藏品在区块链上具有唯一的标识和所有权信息,相当于有一张“身份证”,确保其不会被仿冒。

这种特性使数字藏品自带稀缺性,具备收藏价值。

“各方一般综合艺术价值、稀有程度、发售平台大小等因素,来综合判断数字藏品的价值。”艺术家吴永杭是国内较早一批接触数字藏品的专家。他举例说,去年6月,敦煌美术研究院和支付宝联合推出的敦煌飞天皮肤,最初售价仅为9.9元。由于IP价值高、发行平台大、发行时间早,它已成为稀有品,在其他交易平台开价一路上涨。

作为一种新的文化产品消费模式,数字藏品为各方带来了全新的体验。

“年纪轻轻,手握珍品。”90后玩家赵先生忍不住在朋友圈“炫耀”。4月21日,他试探着买了5份不同的龙泉宝剑数字藏品,爱不释“手”——在手机上点击拖动,把玩各个细节,“看实物的话,不是没有放大的条件就是怕摔了,哪有这么好的观感。”

全新的消费、欣赏体验,叠加近年来兴起的“国风”“国潮”,正形成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

吴永杭创作的“猫家族”系列数字藏品 受访者本人供图

据统计,去年国内数字藏品发售量已达约456万份。其中收藏品和艺术品占八成以上。浏览国内主流数字藏品交易平台也不难发现,博物馆已成为数字藏品业主要的IP方之一。众多深藏的珍贵文物,正在被大众所“珍藏”。

杭州银美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杭剑平,从事博物馆数字化服务多年。他判断,数字藏品契合现代年轻人在虚拟空间的消费习惯、价值审美与社交需求,将在推动文博等文化艺术品走进大众过程中,发挥不可忽视的作用。

4月,国家文物局召开数字藏品有关情况座谈会。会上形成的多个共识中,有两点让杭剑平感到振奋,即文博单位应积极推进文物信息资源开放共享,但不应直接将文物原始数据作为限量商品发售,“这意味着,文物部门鼓励利用数字文物信息进行再次创作,赋予文物更多艺术价值。”

这不管是对从业者还是对整个行业,都是十分正向的激励。

据悉,目前数字藏品主要有三种形态:现实作品在数字世界中的映射,数字世界中原创的作品,现实与虚拟交互的作品。图片、音乐、视频、艺术品等均可成为数字藏品。

“虚猕数藏”推出的杭州西湖系列产品中,有一款“莫比乌斯青白蛇”。它取材白蛇传,以莫比乌斯环这一经典拓扑学结构为基础,将一虚一实两个蛇状形象360度缠绕,不停转动,给人一种开放、聚合又不断向上的特殊观感。上线展示首日,尚未开卖,已被两万多人次围观。

吴永杭点评说,数字藏品核心竞争力还是其艺术价值,创作者要多跟受众沟通,牢牢遵循艺术市场的规律,“不乱搞噱头,不哗众取宠,不投机炒作”。

增加多重“保险” 破解“成长烦恼”

“虚猕数藏”上线当日,推出了三类10种7万余份产品,单件售价19.9元到66元不等。整体成交金额可观。

数字藏品,带来一个拥有巨大潜力的市场。根据国外数据平台Dune Anlytics统计,今年一季度,国外数字藏品市场的交易规模超过1800亿元。国内专业平台“头豹研究院”等测算,2026年,中国数字藏品市场规模将达到300亿元。

浙江企业也早早吃起了“螃蟹”,近两年开展相关业务的企业已有130余家,其中不乏阿里、网易等互联网大厂,以及中南卡通等国内原创动画行业巨头。

不过,数字藏品仍在“蹒跚学步”,还有不少“成长的烦恼”亟需破解。

多位专家指出,目前,国内数字藏品主要存放于企业私有链上,一旦公司倒闭或者平台关停,将面临丢失风险。更关键的是,现在大多数企业采用的区块链无法对上链的原始艺术品或版权进行确权。数字藏品也就无法转让交易,只能买家自己欣赏。这也是为什么国内主流数字藏品发行平台尚未开启二次交易的原因。

“确权问题没解决的话,会引发权属不清、消费者权益难保障、存在炒作风险等一系列问题。整个行业将无法健康成长。”刘天骄说。

由杭州国际数字交易有限公司(简称“杭数交”)推出的“虚猕数藏”平台,是浙江首个数字藏品规范化交易平台。该公司由地方国企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控股。这也是当下为数不多国资入局的案例。刘天骄评价它在引导数字藏品业规范发展上具有全国示范意义。

规范化的核心举措,是引入国有版权服务平台“知信链”和版权行业链“新版链”,对在“虚猕数藏”平台上交易的数字藏品进行正版确权、内容审核和价值评估。

“杭数交”总经理李杰明向记者演示一件原创作品成为数字藏品的“变身记”:平台方先与相关的IP方、服务商、合作商等商定作品。随后链方“出场”,通过“新版链”固定其版权,在“知信链”上审核其是否是正版、内容有否侵权,通过后赋以网络出版资质;平台再进行定价、宣发、销售……整个流程规范后,与网络文学、线上音乐基本一致。

针对消费者担心的安全问题,虚猕数藏同时上线了备份链。用户经实名认证,可免费上传备份其合法获取的数字资产信息。在私有链被关停或发生遗失时,用户可获取其备份资产的相关信息、协助司法维权。

数字藏品业这片新蓝海,正在吸引更多主体加入,行业生态圈已经初现。

近日,“杭数交”还将有多个项目签约:内容生产领域,与新华文轩合作“数字藏书”项目;支付领域,与杭州市民卡公司合作开展交易方面的试点;线上线下互动领域,与杭州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合作数字非遗项目……

浙江诺壹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原本以动漫、手游为主业,早在去年年初就转行成了一家数字藏品服务商。企业主要为IP方提供产品3D数字化、上链、上架等服务。“一开始还是蛮孤单的,怕不被理解,经常要各种做科普。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看好这一行业前景,合作也变得更加高效。”企业负责人说。

今年2月,浙江数字化改革体系架构升级到“1612”,其中的“6”是在原来五大系统基础上加入数字文化而形成。有专家解读,这是浙江数字文化产业的实力和信心的体现。

此前不久,省文化和旅游厅发布《关于加快推进数字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实施意见》明确提出,推动文旅智能产品接轨“元宇宙”发展趋势。

“‘虚猕数藏’既是在为数字文化建设探索‘子跑道’,也是在为国家数字版权交易、数据要素市场化改革探路。”“杭数交”董事长沈芸说,公司还在对接故宫、西湖景区、非遗传人、潮人艺术家等IP方,推动非遗、文旅、艺术等领域的数字化发展,创造更多文化产业与科技结合的新业态。

“虚猕数藏”平台的配套——元宇宙空间“区块乐园” 杭州国际数字交易有限公司供图

创新交易路径

迎来诸多变革

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共同发出倡议: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三大协会发声,引发数字藏品行业内外的关注。

采访中,相关人士几乎众口一词地强调:“虚猕数藏”涉及的是NFR而不是NFT。

一字之差,本质截然不同,在国内有着合法合规创新或面临违法违规风险的区别:NFT,指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相对容易被金融化证券化,缺乏完善规范的市场监管机制;NFR,即非同质化权益(Non-Fungible Rights),强调的是版权等权益,具备法律监管框架。

在业界,NFR被视作国内运用区块链技术创新数字化交易的一种新路径。

刘天骄等专家直言,数字藏品远不只是一种新文艺品,它们将带来诸多新变革——“以虚助虚”,即不断创新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场景,释放数据、数字世界的潜能;“以虚助实”,创新并丰富文旅产品,培育信息消费等新增长点,推动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

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发布《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试点总体方案》。《方案》提出要探索建立数据要素流通规则。省大数据局相关负责人说,数字艺术品或者说数字藏品,可以视为数据的“衍生品”,其形式越多,越能加速数据的流通,进而提升数据要素市场化程度。

4月22日,“杭数交”同时发布“虚猕数藏”的重要配套——元宇宙空间“区块乐园”。它是一个应用空间,分公共和个人两部分。个人空间相当于在元宇宙中安个“家”,目前正准备升级,届时可在其中展存个人藏品,甚至开个人“画廊”或“博物馆”。

记者有幸受邀成为第一批“居民”。无需另外安装软件,在“虚猕数藏”中点击“区块乐园”,就进入一个“用方块搭建的”世界。它是由艺术家用虚拟世界流行的“体素”风格创造,里面已有多种人物形象,可以进行跑动、弹跳、交流……过程流畅。

听闻记者有绘画基础,李杰明鼓励记者创作上传作品。他说,数字藏品业是开放的行业,“杭数交”正不断搭建优化类似空间,吸引更多主体参与进来,开发更丰富的产品体系。

当前,国内疫情多点散发,消费恢复面临较多制约因素。信息消费作为新消费形式之一被寄予重望。

在浙江,杭州、湖州、宁波、温州等市已相继获评国家综合型、特色型信息消费示范城市。4月初,《浙江省高质量推进数字经济发展2022年工作要点》公布,提出要扩大和升级信息消费。

“数字藏品可以看作信息消费一个细分行业,90后等年轻一代正是消费主力军。”吴永杭说。浙江的数字藏品消费氛围日趋浓厚。

3月18日,杭州亚组委推出的数字观赛服务平台——智能亚运一站通小程序上,“亚运夺宝”数字藏品专场上线,吸引数万人参与,延续了以往的火热场面。此前,去年9月,两万个杭州亚运会火炬同款3D版数字火炬上线;12月,三款杭州亚运会吉祥物项目运动造型数字藏品开售,均被“秒抢”。

数字藏品对线下实体的带动效应正在显现——

专注博物馆数字化服务的杭州银美科技,已“邀约”省内多家博物馆开发数字藏品。从已有实践来看,数字藏品能增加年轻人的“用户黏性”,“效果甚至好于普通的广告”。

丝绸行业龙头企业万事利,提出了“人人都是创作者”理念,依托其AI设计和供应链快反优势为用户赋能,寻求给实体产业增长带来新的突破口。

龙泉市青瓷宝剑产业局这样的政府工作部门也在争吃“螃蟹”,已在21日首发龙泉青瓷宝剑数字藏品。青瓷宝剑属当地支柱产业,去年营收29亿元,产业增加值占当地GDP比重5.75%。

确实,没有人能拒绝未来。

标签: NFT

相关文章

NFT的应用场景

NFT因为具有独特性、稀缺性、所有权可证明性、可转移性以及不可分割性,一方面可以表征数字资产本身,一方面也可以表征某种特殊用途的凭证,因而在很多领域产生强大的吸...

NFTCN平台近期更新

为了更好地服务用户,打造国内领先的NFT交易平台,NFTCN于近日更新了以下功能:1余额支付功能上线购买支付新增余额支付功能,支付更便捷。充值入口:我的--“☰...

数字藏品火爆出圈,真能一夜暴富?

数字藏品火爆出圈,真能一夜暴富?

冬奥数字藏品升温,市场再现“一墩难求”,热播剧《人世间》原著相关数字藏品将于6月在网络平台发售,舞蹈诗剧《只此青绿》推出数字藏品纪念票,上海交响乐团发行了第一款...

数字藏品NFT:下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

马乐第一次接触国内的数字藏品是在5月中旬。那天下午,朋友突然用微信发来一张带二维码的海报,邀请他扫码加入一个数字藏品平台。马乐点开图片,黑灰的背景上,用金色的大...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