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NFT资讯 > 周杰伦被偷的NFT到底是啥

周杰伦被偷的NFT到底是啥

admin7个月前 (02-22)NFT资讯78


伴随着元宇宙这一概念的流行,NFT——非同质化代币,这一概念也新兴起来,甚至不少明星也玩起了NFT。当然,NFT的火爆也并非没有缘由,其非同一性、隐藏的强社交属性,都为其爆火提供了原因支撑。但是,NFT真的值得入局吗?




今年的愚人节“笑话”,周杰伦怕是笑不出来了:


4月1日,周杰伦在INS上发文,称接到了朋友紧急打来的电话,说黄立成之前送给自己的“猴子”NFT被钓鱼网站盗窃了。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愚人节玩笑,直到本人亲自查看后,才发现是真没了。


据了解,周杰伦被盗的NFT是由BAYC(无聊猿)出品的数字头像,根据盗窃者后续在交易平台转手的成交额来看,该NFT的价值超过300万元人民币。


于是乎,售价不菲的NFT,也因为这次的愚人节事件,再一次走进大众视野——


对人们来说,NFT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词,毕竟早在几个月前,NFT便成为了《柯林斯词典》的2021年度热词TOP1,人气指数甚至超过了“元宇宙”。但大部分路人还是对它一头雾水:


NFT,到底是个啥?




顺带一提,这张截图里出现了2个NFT。找到了吗?


一、万物皆可NFT

什么是NFT?


再复习一遍,NFT(Non-Fungible Token),又名“非同质化代币/凭证”,它是存储在区块链上的数据单元,也是数字资产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具有独一无二的特征属性。


以上是专业的学术解释。我们也可以换一种简单的方式来理解NFT:


试想一下,用比特币购买一个NFT,就相当于用人民币购买一幅画、用游戏币购买角色皮肤,还是自带防伪标识的那种,是不是比较好懂了?


当然,这样比喻并不完全准确。事实上,NFT并不代表数字作品本身,而是一份购买者对作品的所有权凭证。用买房来比喻,NFT不是那栋房子,而是那张房产证——通过NFT这张“房产证”,人们可以明确得知作品是由谁创作的、现在归谁所有,买下它的成交价是多少。


当然,和买房一样,你在花钱买房产证(NFT)的同时,也会得到“附赠”的那栋房子(商品)。

目前,NFT应用最火热的是数字艺术领域,包括数字画作、数字头像、GIF、经典meme等。

以周杰伦被偷的这只“猴子” NFT为例,这个由BAYC(无聊猿)出品的数字系列头像,是如今NFT市场中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BAYC根据肤色、表情、饰品等元素,一共绘制了170个不同的特征,光是肤色就有棕皮、豹纹皮、金属皮等多个版本,最终由算法程序自动组合排列,生成了1万只形态迥异的猴子头像.jpg,并放到官网上售卖。


而周杰伦(曾经)拥有的BAYC #3738号NFT ,是一只粉色皮肤、眼神愤怒、牙齿冰冷的卡通猿图片——NFT让全世界都知道,但这只猴子真正的主人是周杰伦。


和现实生活中的艺术作品一样,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蒙娜丽莎的1:1复制版画、典藏海报,但真正的原版作品只在一个人手中。


NFT第一次让数字作品的版权和所有权得以明确,全球仅发行1万个的“猴子”NFT,也因为商品稀缺性而大受欢迎,更加具备艺术收藏价值。除此之外,BAYC还允许购买者用NFT创作T恤等周边,并用于商业用途,这也是肉眼可见的价值。


而NFT所涉及的应用领域,绝不仅是数字艺术那么简单。


事实上,NFT最理想的应用场合,是尚未成型的元宇宙——虽然元宇宙离我们还很遥远,但各大厂商都迫不及待地推出了相关的VR设备,NFT也不例外。


从数字艺术到数字音乐,从游戏道具到虚拟房地产,NFT的领域也拓展到了方方面面:


以娱乐产业为例,2021年9月,“汉尼拔”安东尼·霍普金斯主演的最新电影《零接触》,便放弃了传统的院线、流媒体操作,以NFT的形式进行“首映”——


据了解,片方一共发行了11份NFT,每份NFT不仅包含了一部完整的电影视频,还增加了仅此一份、有别于其他NFT的电影彩蛋,可以说是将粉丝经济“狠狠拿捏”了。




再聊到游戏产业,作为游戏玩家,我们平时充值购买角色皮肤、游戏道具,只是获得了它的使用权而已,实际上,物品的所有权还是归游戏厂商;


而目前市面上已有的NFT游戏,则开创了“Play to Earn”的商业模式,玩家可以在游戏中获得 NFT,然后卖掉它挣钱——在未来技术允许的条件下,玩家在一款游戏中购买的NFT游戏道具,还可以带到另一款游戏中使用,以实现真正的“元宇宙”。


2022年3月,就连美妆界的雅诗兰黛也开始试水NFT——在3D虚拟世界平台Decentraland举办的首届虚拟时装周上,雅诗兰黛推出了小棕瓶NFT,声称用户购买了NFT之后,其在平台上的虚拟形象就会“容光焕发”。


花钱买自己涂不了的护肤品,听上去是不是很像智商税?但如果你相信元宇宙,就不会这么想了:


在未来,现实世界里有什么东西,元宇宙里就可以有什么NFT。如果人们真的能像《头号玩家》一样沉迷元宇宙,泡在虚拟世界里的时间比现实世界还长,那么花钱购买NFT,自然也将成为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二、高价买NFT的,都是大冤种吗

NFT到底有多火?


据CNBC报道,数据机构Nonfungible发布的年度报告显示,在刚过去的2021年,NFT市场交易额超过170亿美元,同比增长21000%。超过250万名用户,曾经登录过OpenSea、Rarible、Mintbase等交易平台购买NFT,将其放进自己的虚拟钱包。


那NFT到底有多赚钱?


目前最受欢迎的数字头像系列NFT,除了周杰伦的BAYC,还有CryptoPunks(加密朋克)——同样是限量发行1万个“平平无奇”的数字头像,CryptoPunks的平均售价动辄超过10万美元,其中最贵的是CryptoPunks#5822,一张图片卖出了2280万美元的天价。


数字头像市场火热,数字画作也不例外:


美国的数字艺术家毕普(Beeple),从2007年开始每天画一幅素描,在画了5000天之后,将它们合并成NFT画作《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拍卖会创下了6930万美元的惊人纪录,比莫奈的名画《睡莲》还高出1500万美元。


就连以下这张GIF的价格,你可能也猜不到:这张你在某年某月用过的表情包,其实是一个名为《彩虹猫》(Nyan Cat)的NFT,售价高达60万美元——看完这些再打开微信表情,面对标价1元的“作者赞赏”,我都替创作者觉得“寒碜”。




看到这里,你可能又会产生一个疑问了——


我能理解NFT为什么存在了,但它有必要卖这么贵吗?!花天价买它的人,不会觉得自己像一棵韭菜吗?


事实上,对于购买NFT的人来说,NFT具有两大价值:一个是收藏和投资的价值,就像我们在前文讲到的那样,每个NFT都是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凭证。


2021年,坂本龙一开始涉足NFT领域,他将知名乐曲《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拆成595个音符出售,每个音符卖10000日元——这些音符NFT一共分三轮销售,第一轮不到半小时便被抢购一空,并且在当天炒出了高达20倍的转手价。


作为收藏人士,我们买到的单个音符,并不能构成一首完整的音乐作品,而买它的意义在于纪念作品、支持大师;而作为投资人士,人们无疑是明白坂本龙一的实力所在,认为这个音符NFT具有保值空间、投资潜力。




而NFT的另外一大价值,是社交价值。


众所周知,动辄十几万元的NFT,并不是人人都能买得起。因此,拥有一个NFT,对于购买者来说,无疑是一种特殊的身份认证,就像是拿到了名流圈子的“入场券”,可以实现社交需求。


再说回周杰伦被偷的“猴子”NFT——


BAYC显然深谙社交之道,为每一个在此购买NFT的用户提供了专属的会员福利:


在这里,用户不仅有专门的聊天社群、有街机游戏的体验资格,可以借此接触到各界名人,还能凭借购买记录,在线上社区的涂鸦墙上参与创作,每15分钟绘制1个像素,完成一幅集体创作的艺术品。


目前拥有BAYC的名人,已知的有Rapper埃米纳姆、脱口秀主持人吉米·法伦、NBA 球星史蒂芬·库里和我们熟知的周杰伦等人,他们中的不少人,都将自己购买的“猴子”用作社交头像。


但你可千万不要以为“复制大法好”,换个一样的头像就能混入名人圈——社交软件Twitter今年新推出的一个功能,让“盗版”头像无处遁行:


购买了NFT的人,在经过官方认证过后,在Twitter上的头像会生成一个六边形的边框,而那些复制图片的人,依旧是一个普通的圆形头像。虽然可能无人在意,但对于真正的持有者来说,他的privilege已经尽数体现。




显而易见的收藏价值、社交价值,让不少名人一头扎进了NFT的圈子;而名人效应,又进一步带火了NFT市场,让普通人也跃跃欲试,对这一新生事物感到好奇。


当然了,与其给别家产品带货,名人更愿意推出自己的NFT:


前段时间“一飞冲天”的“柯克舰长”威廉·夏特纳,虽然已经是个91岁的老人,却一直走在时代的前沿:


他与WAX区块链合作推出了1万包独家数字收藏卡,不到10分钟就销售一空,购买这一NFT的人,可以获得他未曾曝光过的花絮照片、生活照片。


2022年1月1日,潮流艺术平台Ezek联合周杰伦旗下的品牌PHANTACi,发布了首个数字头像NFT、限量发售1万只的Phanta Bear(幻影熊)——


尽管并非由周杰伦本人亲自推出,但他本人也高兴地换上了自家品牌赠送的Phanta Bear头像。剩余的NFT,在短短40分钟内被抢购一空,总价值超过6200万人民币,登上了全球NFT的当日交易量榜首。


NFT的市场,看上去似乎一片光明。


三、全都是泡沫?

现如今,人人都有一个NFT梦:

与其买一个NFT来投资,自己设计一个NFT出售,不是更划算吗?这种设想,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目前已有的成功案例,也让人看得心痒痒:


12岁的日本小学生化名“Zombie Zoo Keeper”(僵尸动物管理员),在暑假期间随手画了几个数字动物头像NFT,就狂赚370万元(约人民币20万元),其中最贵的一个NFT卖出了80万日元,购买者表示被画中的“天真感”深深打动;


B站的up主@大耳朵TV表示,他以自己的夫人为原型,随便画了个“潦草”的数字头像,结果居然真的被人以6500元人民币的价格买走了:“这位买家,我点进你的主页,看了看你收藏的其他作品,再看我自己的作品,突然有一种深深的愧疚。”


然而,这只是“幸存者偏差”——美国的艾伦图灵研究所,对NFT的最大交易平台OpenSea进行分析后发现,平台上75%的NFT售价都低于15美元,而大多数都卖不出去。只有1%的NFT交易价格高于1500美元。


如今炙手可热的CryptoPunks(加密朋克),5年前白送都没人要,可见NFT能不能卖出去,本身就是一门玄学——再加上各大交易平台都增设了规定,要卖NFT作品,就得先给网站交几十至几百美元的手续费,假如没人买,那你就真是亏大了。


起初人们对CryptoPunks爱理不理,现在已经高攀不起。

与此同时,不论是对创作者还是对购买者来说,目前鱼龙混杂的NFT市场,都还存在着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

对于创作者来说,NFT不断强调的数字版权,反而一度成为他们最苦恼的问题:


想要在交易平台上售卖NFT,只需要用户注册一个账号,创建电子钱包,再将图片/音频等作品上传至平台,填写相关的原创信息,即可坐等入账。


但这样一来的问题在于,交易平台并不能判断这是不是你原创的作品,因此只要你盗用的不是世界名画,理论上可以随便将别人的作品上传到平台卖——


交易平台OpenSea的分析报告显示,目前市面上超过80%的NFT都是剽窃而来的艺术品、垃圾邮件。而另一交易平台DeviantArt则尝试通过AI的自动扫描比对,向被侵权的艺术家发送警报,但这也需要艺术家本人在DeviantArt有账号才能收到,收效甚微。


而对于买家来说,除了担心被钓鱼网站诈骗、自己购买的NFT被转移到骗子账号,NFT的价格虚高也是值得警惕的问题。


由于缺乏有效的法律规章和市场监管,一些NFT还陷入洗钱的风波:交易平台LooksRare便曾被曝出交易额超80亿美元的洗钱交易,让人细思极恐。


NFT被曝出的坑,让不少一头热的人回归理性:

2022年,加密货币行情网站Coin Market Cap公布的数据显示,国外NFT市场的交易额有所回落,NFT的平均成交价从1月份的6800美元跌至2月份的2000美元,二次销售的成交量也从每天38000件降至7900件。


在国外NFT市场被浇冷水的同时,国内的NFT市场也开始了发展与探索:


腾讯、阿里等大厂都陆续推出了相关的交易平台,2021年年末,新华社也发行中国首套“新闻数字藏品”NFT。与国外的NFT不同,我们将其称之为“数字藏品”,大多数“数字藏品”都不能二次销售,只能买来收藏,以此规避了带有风险的金融属性,更强调作品的收藏价值。


未来NFT将如何发展,还是一个未知变数。但不论如何,对于尚在观望中的人而言,目前还不是NFT的最佳入手时机——


毕竟只要自己不入局,就永远不会变成输家。


标签: NFT

相关文章

什么是NFT?NFT入门指南

什么是 NFT?非同质化代币(NFT, Non-fungible token)指的是一类具有唯一性的数字资产,这些资产的所有权是在链上(比如以太坊区块链上)流转...

什么是非同质化代币NFT?

NFT全称是Non Fungible Token,中文是非同质化代币,不同于比特币同质化的形式,NFT的特性是独一无二的,是一种独特的、易于验证的数字资产,可以...

揭秘数字藏品新体验 浙江首个数字藏品规范化交易平台“虚猕数藏”上线

揭秘数字藏品新体验 浙江首个数字藏品规范化交易平台“虚猕数藏”上线

近日,浙江首个数字藏品规范化交易平台“虚猕数藏”正式上线,该平台由杭州国际数字交易有限公司推出。平台上线背后,有一个不可忽视的新趋势:数字藏品正以一种文化消费新...

上海数字规划是放开NFT交易的“令箭”?

7月13日,上海发布《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简称上海数字规划),在数字贸易部分,列明“支持龙头企业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NFT等资产数字...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