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NFT交易 > 数字藏品退潮:从能卖掉的NFT变成卖不掉的JPG

数字藏品退潮:从能卖掉的NFT变成卖不掉的JPG

admin1年前 (2023-02-21)NFT交易162


互联网的风,总是一阵阵的。


2022年,这阵风吹“火”了数字藏品。这个漂洋过海而来的“舶来品”,自2021年进入国内市场后热度不减,成为投机人眼中最新的“财富密码”。数字交易平台也如雨后春笋,以令市场咋舌的程度迅速增长。


利益与风险的扭曲交织下,数字藏品行业以狂热的态势向前狂奔,然后又戛然而止。2022年8月后,“清退”“倒闭”“跑路”成为数字藏品领域的新关键词,原本高昂的交易价格逐渐回落,“一个藏品一套房”的魔幻情形不复存在。


潮起潮落间,有人追风口,“那时候只觉得韭菜太好割了,15万的藏品不到半个小时就卖光了,到现在公司大老板都已经转行了”;有人“击鼓传花”,通过流转数字藏品获利的同时,期盼不会出现砸在自己手中的窘境;也有人还在坚守,试图在降温后更为理性的市场环境中探寻数字藏品的实质价值。


从有风的地方来,数字藏品又该去往何处?

追风:入场无门槛

周羽(化名)的微信头像,是2021年爆火NFT(Non-Fungible Token)项目无聊猿。

2020年海外NFT热度空前,国内打着NFT旗号的交易平台在2021年上半年开始逐渐冒头。彼时,“国内首家”的标签出现在数家平台的简介中。后基于国内对虚拟货币监管的要求,NFT概念弱化,“数字藏品”这一概念应运而生。


在周羽看来,海外NFT的爆火,是数字藏品进入国内市场的重要指引。动辄几十倍、上百倍的增幅,让资本看到了获利可能。新生事物吸引了大量热资金,短期内造就了牛市盛况。另一方面,2021年9月虚拟货币在国内被全面叫停后,炒币被明确定义为非法金融活动。原本在虚拟货币领域的炒作、投机行为开始寻找新出路,与数字藏品基本实现了“无缝衔接”。


进入2022年后,数字藏品席卷各行各业,平台数量迎来爆发式增长。注册一个能交易的微信公众号、一张带有平台二维码的海报,一个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雏形就形成了。


在朋友眼中,周羽就是追风口的人。2022年上半年,周羽参与了一家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经营。谈及内心的感受,周羽直言:“汇成一句话,就是韭菜实在太好割了。”


此前,北京商报记者也曾调查报道,围绕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形成产业链,3万元即可购买交易模版,并提供制作数字藏品、发行上链等一站式服务。“根本就是没有门槛,三、五人组建一个团队,前期最大的成本是搭建平台App和网页,再想办法联合热门IP,把产品推出去。”周羽解释道。



而数字藏品交易产生的红利,的确也没有让资本失望。周羽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交易平台的收益主要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发行藏品产生的收益,初期为了增强数字藏品的价值性,平台多会选取知名IP联合发行,并提前约定分红比例。平台发展至一定规模后,便会开始发行自营数字藏品,发行收益则全部归平台所有。另一部分则是开放二级市场后,每一笔用户交易都会产生佣金。


“我们平台规模小,但赶上了市场行情好的时候。最初上线的图片型数字藏品,单价是每张30元,5000张、15万元的东西不到半小时就卖完了,跟IP方五五开。一经发售便抢空、甚至是抢不到,在2022年上半年是很常见的事。”周羽表示。


区块链行业从业人士徐平(化名)在2021年末买了几张数字藏品。徐平称:“没有刻意想要从中赚钱,遇上感兴趣的IP就买了。但是误打误撞,收益的确很可观,到了2022年上半年,有两张图在市场上一度炒到了五位数,成本不到20元。”


售价从两位数到五位数甚至到七位数,这样的涨幅在数字藏品领域并不少见。摆在眼前的利润吸引了大量玩家入场,交易平台数量越来越多……


退潮:“击鼓传花”的投机市场


短期内的惊人暴利,也为降温埋下了伏笔。


数字藏品经由平台发出后,通常是在平台自带的二级市场进行自发交易,用户根据市场情况自发定价,将持有的数字藏品卖给下一个人。这也同样意味着,交易行情充满了不确定性。击鼓传花式的游戏模式下,这朵“花”会落在哪里,没有人能知道。


“只要没能以更高的价格,将手中的数字藏品转出去,那这一笔交易就是亏损的。宁愿少赚一点,也要尽快出手。”玩家张帅(化名)称。在过往操作中,张帅有盈有亏,也曾遇到近2000元购入的数字藏品价格跳水,最终以400余元售出的情况。“还有一次,我以接近1300元的价格,在一家头部平台买了一张自营IP的生肖图。一周后市场售价集中在1500-2000元间不等,但交易量很少。我挂了1400元,低于市场价将其售出。紧接着该平台整个系列都开始大跳水,现在售价大多不足150元。”



除了交易价格的不稳定,交易平台的安全性也难以得到保证。2022年8月开始,数字藏品迎来了寒潮。就像是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交易平台接连发布公告宣布退出,更有甚者直接停服跑路。


另有一名数字藏品玩家告诉北京商报记者,2022年10月,自己通过一个网络宣传网页购买了总价2946元的数字藏品,第二天公司就处于失联状态,无人回应,至今未能退款。


周羽所处数字藏品平台,也湮没在了这股寒流中。周羽坦言,多数数字藏品交易平台依靠的就是投机炒作,行情回落后“拿钱走人”在预期之中。自己原来所处的平台,公司大老板都已经转行了。


仍在运营中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同样也遭遇了“熊市”困境。数藏中国CEO王鹏飞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提到,数藏中国在2022年1月上线,从最初十几人的小团队到顶峰时期员工40余人,还有100余名客服志愿者,平台月销售流水达到几百万元的规模,只用了半年时间。但随着去年底整个数藏行业的回落,目前平台的发行规模、销售流水、志愿者队伍都出现了大幅缩水。


退潮的速度比涨潮来得更快,只留下一地鸡毛。交易平台接连退出,用户持有的数字藏品该如何解决成为难题。多家平台给出的清退计划里,提出按照发售价的50%-80%进行回收,往往与持有用户的购入价格相去甚远。越来越多的数字藏品,从“能卖掉的NFT”变成了“卖不掉的JPG”。



在哥本哈根大学区块链与电子市场研究中心博士研究员韩海庭看来,数字藏品出现这一变化是必然的。数字藏品市场的火爆并非数字藏品本身被普通消费者所接受、其价值得到公允计量,反而是从加密货币投机圈炮制而来的衍生品和炒作的新概念。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是一个投机市场,并非投资市场,更不是数字藏品的消费市场。


泡沫:有限价值与无序乱象


造富的泡沫被戳破,不足两年的时间里,数字藏品行业大起大落。


究其原因,周羽认为,这是数字藏品内外双重因素交织的结果。内部因素中,基于数字藏品上链的实际情况,数字藏品与海外公链上可跨平台流转的NFT具有明显不同。国内数字藏品多发行于私链或联盟链,大多只能在单个平台交易,流动性较低。不同链条的使用一方面限制了数字藏品流转,同时割裂了原有交易价值。藏品的价值严重依赖平台的运营情况,用户也只能寄希望于平台稳健经营。


“另一内部因素,在于目前国内发行的数字藏品本身的价值有限。例如,不少藏品发行会选择与名画大家进行IP合作,但实际上能获得的只是某一张图片的单一发授权。相同类型的海外NFT中,持有者可以选择将画作真迹销毁,确保NFT的唯一性,或是依托真迹产生其他类型的收益。”周羽解释道,“坦白来说,国内用户拿到手的大多只是一张可以无限复制的电子图。”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肖飒进一步解释道,一般情况下,完整的NFT持有者所享有的应当是一种排他性的,类似物权的,具有占有、使用、处分、收益等权能的权利,但数字藏品持有者享有的却与此不同。目前来看,我国数字藏品买家目前主要享有作品信息知情权、观赏权以及转赠权等三类权益。



而扰动数字藏品的外部因素,指向了复杂的市场环境。疯狂的牛市里,打着数字藏品旗号圈钱的交易平台不在少数,更有甚者生命周期以天为计量单位。Hi元宇宙平台负责人李晓敏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数字藏品火爆的时候,国内新增的平台每天就达十数家,且大多是没有任何技术积累和长远规划的“草台班子”,随时准备“跑路”,这类平台的存在对行业整体有害无益。


数字藏品发行的预热发酵,往往集中在微信、QQ群组等社交平台。在采访过程中,周羽同样强调,仅从平台盈利角度出发,相较于提供完善的技术服务,团队拥有一个好的策划更为重要,在社交平台提前营销造势、资金拉盘都是常见手段。越是有创意、展示出数字藏品的稀缺性,相关藏品的交易价格就越高。


“一个充满投机和赚快钱盛行的行业必然如流星划过天空,在少数人获利的笑容背后必定伴随着多数韭菜的眼泪。”肖飒指出。数字藏品本身没有“原罪”,巨大的利益驱使下,行业整体呈现出无序发展和混乱竞争的状态。


无序发展的风险不断蔓延,数字藏品也衍生出了金融风险。在周羽看来,2022年下半年,各类平台推出所谓回购、销毁、合成等多种复杂玩法,实际上都是为了增强流动性,提高数字藏品热度,但在实际操作上又设置各种门槛。本质上更像是资金盘的骗局,平台方容易卷入到非法集资、诈骗等案件中,用户权益很难得到保证。



这一说法在各地警方密集发布的风险提示中也得到了印证。2022年10月,河南商丘市公安局睢阳分局发布了数字藏品平台“Meta”藏宝阁诈骗案,涉嫌诈骗资金265万余元。被业内称为数字藏品涉刑第一案。合肥市蜀山公安分局近日同样披露,一数藏平台实际上是打着发行、交易“数字藏品”幌子的诈骗团伙,通过价格干预、肆意炒作,以掌握内幕、承诺回购、限量发行等骗术造成饥饿营销的假象,发行的“数字藏品”没有任何收藏价值和实际价值,涉案金额达到200余万元。


未来:探索落地新场景


数字藏品行业就这样走过了跑马圈地式的扩张时代。


在这一过程中,数字藏品也在不断向外拓展。小到一张图片一首音乐,大到一本古籍一件文物,数字藏品种类越来越丰富。更多传统行业、品牌参与到数字藏品中来,涉及金融、非遗文化、航天航空、体育健身等多个领域。


在更多从业人士的眼中,随着互联网大厂的业务调整、平台数量出清以及违法整治持续进行,数字藏品市场逐渐恢复理性。灵境藏品COO易斐春指出,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数字藏品平台也在探索新的发展路径,市场会更关注数字藏品本身的价值。比如,在数字藏品与实体产业的结合中,赋予了数字藏品使用价值,它可以是一张实体的门票、一个游戏装备或是一个购物凭证,本质上是权益属性的映射。


例如,2月19日,茅台集团旗下数字世界巽风App就茅台雨水节气酒举办了发布会,用户可以通过做任务赢取合成数字藏品的材料或者基酒,进而合成100ml和500ml贵州茅台酒二十四节气之雨水数字藏品。只有获得相应的数字藏品,用户才能行权购买该酒。



“要在新的应用场景下,数字藏品才能发挥出其价值。在品牌宣传方面,借助数字藏品帮助企业锁定私域流量,凭借数字藏品实现消费打折和会员权益。数字藏品应该更多的建立新的应用场景,从中去发挥其价值。”王鹏飞指出。


李晓敏表示,数字藏品发展到现阶段,已具备广泛的用户基础和行业规模。数字藏品作为数字经济的一部分,必须坚持“数实合一”,不能脱离实体经济单独存在,要充分发挥其赋能实体、共生共荣的作用。


韩海庭则认为,数字藏品及其交易本身只是一种处分权利的转移,数字藏品当前与实体市场的结合,也并不完全意味着行业回归理性,只是投机市场降温后大家寻找的替代方案。数字藏品市场真正要发展就需要有一批新的、在乎数字商品或版权的占有及处分权利的新用户。


“后者显然是极其艰难的,但并非没有可能。目前短期内可行的路线可以是数字技术赋能数字资产或数字素材,为数字创作提供版权支持许可。这一定位厘清后,数字藏品市场就可以回归原本的藏品市场得以稳定和健康发展,而数字技术也将在传统领域提供新的验证工具和提升服务质量。”韩海庭补充道。


肖飒强调,下一阶段,数字藏品需要跳脱出“藏品”的概念范畴,在更多元和更广泛的场景中去应用实践。将数字藏品置于整个数字经济的宏观发展框架之下,去思考数字藏品对于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的积极作用,在合规守正的基本前提下不断尝试新的可能性。


标签: NFT

相关文章

什么是非同质化代币NFT?

NFT全称是Non Fungible Token,中文是非同质化代币,不同于比特币同质化的形式,NFT的特性是独一无二的,是一种独特的、易于验证的数字资产,可以...

一大批国内的NFT平台被封!这是集体要唱“凉凉”

在元宇宙概念大火之后,NFT图片也是有了空前的热度,一大批投机分子进入NFT市场,一时间出现了很多打着“数字收藏品”名义的交易平台。看似百花齐放,实则乱象丛生!...

数字藏品NFT:下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

马乐第一次接触国内的数字藏品是在5月中旬。那天下午,朋友突然用微信发来一张带二维码的海报,邀请他扫码加入一个数字藏品平台。马乐点开图片,黑灰的背景上,用金色的大...

当数字艺术遇到NFT 如何真正绽放赛道魅力?

NFT数字艺术展览作为一种基于元宇宙的新兴展览方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关注,在这一领域,部分国内上市公司已经开始积极布局。那么作为一种新兴的艺术表现形式,它...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