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NFT资讯 > NFT没有未来如果未来NFT重出江湖你会买吗?

NFT没有未来如果未来NFT重出江湖你会买吗?

admin1年前 (2023-02-06)NFT资讯181


从万众瞩目到无人问津,即使在信息传输飞快、热点更迭频繁的互联网时代里,NFT的崛起与消退速度都是少有的。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腾讯已经陆续关闭了旗下数个NFT交易平台,就连一度被寄予厚望腾讯都退出市场,NFT在国内市场的退潮比预想来得更早。

在今年的8月份,腾讯就已经宣布将旗下的主要数字藏品平台“幻核”关闭,同时允许用户在平台上退款。除了幻核之外,属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的另一个腾讯数字藏品平台也很快迎来了相同的命运,只是TME数字藏品平台的用户意外的发现,自己似乎没有收到来自官方的退款或是补偿通知。



从2021年8月试水到2022年8月开始关停,腾讯的数字藏品平台寿命只有短短的1年,即使在业务更迭频繁的腾讯中,这样快速开启却又快速关停的业务都并不多见。NFT,或者说数字藏品,为何退潮的如此之快?

虚拟货币的另一面——NFT

NFT是非同质化通证的缩写,以官方的说法就是一种不可复制、不可替换、独一无人的数字凭证。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某种程度上,NFT所使用的技术与虚拟货币是一样的,通过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网络,将你拥有的NFT写入区块链中,证明价值和拥有权的同时也可以杜绝别人的复制。

当然,这里的复制指的是“COPY”一个完整的NFT文件,考虑到NFT大多是一幅画或一副别的作品,理论上只要发布在网上,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截图方式保留这份画作,只不过你并非真正拥有它,只有持有密钥的用户才是它的真正主人。

随着虚拟货币在2020年与2021年的流行,NFT也搭上了发展的快速列车,国内外在短时间内就涌现出了大量的NFT交易平台,除了各种数字作品外,还有大量的奇怪作品在NFT平台上流转。

在日本,一位女优通过NFT平台出售自己的数字化作品,轻松就获得了数十个ETH的收入(当时的ETH单个价值最高可达3000美元)。如果这就让你觉得魔幻,那么如果你知道一个NFT最高被拍卖到6930万美元,那么就会发现几万美元简直就是小打小闹。



佳士得拍卖行的首次NFT拍卖就以6930万美元的一副NFT作品完美落幕,该NFT由当时全球最大的NFT基金会 Metapurse的创始人拍得。随着NFT在全球范围的热度持续上涨,国内不少公司都在尝试进入这个市场,其中不乏腾讯、阿里这样的企业,为了与虚拟货币区分开来,国内的NFT基本上都改名为“数字藏品”。

国内的数字藏品同样不乏炒作,如某公司曾经推出过一款游戏,将其中的游戏物品包装成NFT,而且游戏物品都由玩家自行创作。在平台与用户的相互炒作下,一个NFT商品的价值可以从数元涨到数万元,有的用户大量购买藏品并出售,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当然,最受欢迎的还是一些大厂与经典IP的联名作品,比如支付宝与敦煌美术研究所发布的NFT付款码皮肤,作为国内最早上线的大厂NFT作品,原本售价仅9.9元——10支付宝积分的两款NFT,在后续的炒作中二手交易价格一度高达百万元。



虽然与国外动辄数百万美元的成交价相比,国内的炒作价格还算收敛,但是考虑到NFT的实际价值几乎为0,它的价格实际上就与虚拟货币一样是构建在与参与者的认知上的。简单来说,大家觉得有价值,那它就可以售卖到上百万元,一旦大家都不愿意为其买单,那么它就只值9.9元+10支付宝积分。

这一套“击鼓传花”在虚拟货币市场传了几年,在2022年开始崩盘,而同步跟着崩盘的远不止虚拟货币。

数字藏品为何没人买单?

虽然在许多人眼中,花几十万买一张照片或是意义不明的数字作品,看起来就像“冤大头”,但是考虑到一枚比特币的价格可以高达数万美元,那么至少可以作为艺术品收藏的NFT卖到同样甚至更高的价格,似乎就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但是,由始至终NFT都被看做是虚拟货币的衍生品,除了国内的正规平台和部分大型交易所使用普通金融货币作为支付凭证,在大多数NFT平台上最常见的支付方式都是虚拟货币。某种程度上,NFT的实际价值约等于虚拟货币的价值,所以当虚拟货币开始崩盘,以虚拟货币为锚定点的NFT肯定是自身难保的。

实际上,NFT也是将虚拟货币价值洗白的一条途径,将虚拟货币转换为NFT,再将NFT包装成艺术品在公共平台上出售,换成真正的金融货币,比如美元。虚拟货币崩盘后,这套转换链也迅速崩盘,链条的最后一个节点对NFT背后以虚拟货币为锚定的价格产生怀疑,使得整个利益链出现了信任危机,而虚拟货币与NFT的价值恰恰是建立在“信任”上的。

前面就说过,NFT、虚拟货币的价值都来源于“共识”,也就是大家都认为它值这个钱,那么它就值这个钱,而在“共识”出现分歧,端到端互相之间不再“信任”时,NFT这样的数字作品就会迅速失去价值,因为你甚至无法找到除了虚拟货币之外的东西去锚定它的价值。

当然,你可以说个人喜好、艺术价值都是价值的体现,但是在大众看来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前者只是对持有者而言具有一定的价值,后者则需要大众更广泛的认知来形成“共识”,而且需要建立在现代金融和艺术体系中。



对于NFT来说,想要在大众或是高端人群中建立起足以支撑其现实价值的“共识”,现在的规模和成就都远远不够,对于真正具有购买力的那批人来说,他们或许会更倾向于投资现实中的艺术品,而非一个数字作品。

国内同样如此,数字藏品虽然名义上是数字IP的一种衍生产品,基于区块链技术来保证其独特性。但是除了少数大型平台外,多数所谓的NFT平台都没有研发或是套用任何一个区块链,简单来说,平台可以分发出无数个相同的NFT,你拿到的NFT只是你个人认知在的“独一无二”。

当然,这样做的平台还是不多的,毕竟如果挂上平台销售时发现有一样的作品,那么就会直接“露馅”,这些平台的最大问题在于售卖没有“上链”的NFT,实质上就是在销售不被区块链市场认可的产品,换言之即使NFT还有人接盘,你的NFT也会因为无法证明独有性而不被市场认可。

内忧外患之下,NFT的退潮几乎是必然的,建立在虚拟货币这样一个“海滩沙堡”上的NFT,随着沙堡的崩塌,留给自己的只能是随着虚拟货币一起“退潮”。

数字藏品没有未来?

连腾讯都退出,数字藏品看起来似乎没有未来?并非如此,在我看来数字藏品还是有着一定市场的,只不过是因为虚拟货币暴涨使其提前到达了一个不应有的高度。在NFT出现之前,我们其实就已经在数字虚拟经济上有过不少的消费,比如B站的主题皮肤,根据购买者的付款顺序会给出不同的数字编号且无法变更。

所以,在一些热门的UP和虚拟主播发售主题皮肤后,往往可以看到有人在闲鱼兜售编号靠前的皮肤账号,成交价一般为百元左右,少数会上涨到千元甚至数千元。此时的主题皮肤价值就建立在B站部分粉丝对编号的追求上,有人认为编号靠前意味着自己是UP的真爱粉。

虽然严格来说主题皮肤作为反复出售且不可转让(出售者是直接交易整个账号)的产品,并不具备作为NFT的条件,但是从价值建立来说两者是类似的,都具有唯一性且建立在用户“共识”上。

另外,CS:GO的武器皮肤同样如此,一些会在获取时随机生成特殊花纹的武器皮肤价格往往高于普通武器皮肤,玩家会为了一个好看的颜色支付两倍甚至更高的价格,而在CS:GO的社区中,这个价格是“共识”,你可以以此为依据与别人进行二次交易。



数字藏品的市场并不小,我们其实早就已经习惯了类似产物的存在,只不过数字藏品在没有建立起一套足以让人认可的价值体系,并融入到主流互联网社区前就过度膨胀,变成普通网友难以参与的“投资项目”,失去了用户与社区基础的数字藏品自然也就失去了广泛存在的价值。

我认为网络游戏或许是NFT最好的市场与载体,独一无二的武器皮肤或是坐骑,已经在无数的游戏中证明了其拥有极高的价值,建立在玩家“共识”里的价值也远比虚无缥缈的“投资”和“艺术性”要更稳固一些。

不过,在实体经济恢复,虚拟经济再次起航前,NFT或许都会保持如今半温不火的状态。


标签: NFT

相关文章

数字藏品火爆出圈,真能一夜暴富?

数字藏品火爆出圈,真能一夜暴富?

冬奥数字藏品升温,市场再现“一墩难求”,热播剧《人世间》原著相关数字藏品将于6月在网络平台发售,舞蹈诗剧《只此青绿》推出数字藏品纪念票,上海交响乐团发行了第一款...

数字藏品NFT:下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

马乐第一次接触国内的数字藏品是在5月中旬。那天下午,朋友突然用微信发来一张带二维码的海报,邀请他扫码加入一个数字藏品平台。马乐点开图片,黑灰的背景上,用金色的大...

上海数字规划是放开NFT交易的“令箭”?

7月13日,上海发布《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简称上海数字规划),在数字贸易部分,列明“支持龙头企业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NFT等资产数字...

韩国科技部成立元宇宙/NFT安全委员会

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与韩国互联网振兴院(KISA)宣布成立元宇宙/NFT安全委员会,以检查元宇宙和NFT等虚拟融合经济的传播所产生的新安全问题,并寻求行业合作...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