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NFT资讯 > 笑死,我坐在NFT线下店里,逛起了它的线上店铺

笑死,我坐在NFT线下店里,逛起了它的线上店铺

admin1个月前 (08-31)NFT资讯29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叨哥,编辑:沈知涵,头图来自:作者拍摄

站在纽约第五大道的一家画廊里,正当我惊讶,火出圈的无聊猿 BAYC也需要参与到这场行销之中。我掏出手机,扫了扫图片左下角的二维码,出来的竟是一个叫做Bio Apes的 NFT 项目。

Bio Apes丨图片来源:Opensea

(与 BAYC)相似的项目名字和设计风格,地板价0.06ETH(换算成美金大概 100 左右)。圈外人很难全面理解 NFT,就像我,一不小心,差点因为能(低价)买到 BAYC 而窃喜。

偏见源自我试图搜索它的定义,就会被其他更繁杂的定义所迷惑。对于 NFT 是什么?有无价值?众说纷纭。起初我偏向于认为,对于 NFT 的过度追捧,不过是又一场踩在技术热点上炒作和投机。

收藏家买一件艺术品,坐等它升值,再转手卖掉。以前是放在卢浮宫的《蒙娜丽莎》,今天它们存在于互联网上,背后是一串链上代码。

大概两个月前,上述我提到的 NFT 画廊(Web 3 NYC Gallery)营业。位于第五大道南边,相邻运动品牌 The North Face,对面开着一家 Zara。如果要找 Chanel 这些奢侈品店,得再往北走大约十条街,著名的现代艺术博物馆 MoMA 也在那附近。

如它所愿。我去的那天,看见进出画廊的人大多与我年纪相仿,二三十岁,穿着短裤背心,十分随意。(因为下雨,人并不多。)

这里开一家 NFT 画廊,不叫人意外。纽约作为艺术中心为人熟知,有超过 1000 家美术馆、画廊。6 月下旬这里刚刚结束 NFT.NYC 社区活动,Doodles、Azuki 等知名 NFT 项目举办了 holder events,上千人讨论 NFT 之于艺术、品牌、游戏等。

年轻的艺术家们不用经历转型,他们天然生长于这个加密时代。所以踏入画廊之前,我好奇如此浓厚氛围之下的 NFT 画廊,(对比传统画廊)有何不同,或者如何出乎我的意料。

线下画廊怎么去中心?

不到 100 平米的空间里,入口处陈列了一台全息投影屏,所谓展品被摆在三面墙上,这家画廊用来展示 NFT 的屏幕超过 300 台。单从能展示的数量上,它是目前规模最大的 NFT 画廊,超出第二名 20 倍。

我去的时候还未完全建好丨图片来源:作者

屏幕根据大小被分为三档,在画廊被完全建好的情况下,将会有 160 块小屏,110 块中屏,30 块大屏。

当我进一步跟工作人员交流之后,才知道这些屏幕的设置暗藏玄机。NFT 持有者要购买屏幕的 NFT,以获得展位。小屏价格 1.5ETH-2ETH,中屏 5ETH-10ETH,大屏价格高到不公开出售,得联系画廊询价。

小屏幕丨图片来源:作者

持有者买了展位之后,能任意展出钱包里的艺术作品——唯一被禁止的是情色作品。当然展位也能像其他 NFT 一样,在二级市场流通。

如果说 2018 年,霍尔和沃特金森(Cryptopunks,密码朋克的创始人)还需要讨好旧世界,特意挑 12 张头像,打印并装裱好。再找到苏黎世的画廊老板,希望入驻画廊和拍卖行。四年之后,爆发的 Opensea(NFT 交易平台),成为加密艺术家们的原生交易市场,让他们不必看人眼色。

今天数字 NFT为什么又需要一个固定的物理场所?

我问工作人员,他们如何兜售屏幕?他将其描绘成未来时代的画廊,这里能赋予创作者更大权力,即便画廊主不喜欢谁的作品,也无权撤了它。

所以‘线下去中心’的概念被多少艺术家(或持有者)买账?他摇摇头,至少现在,有一半屏幕还未被买走。(后面我再去翻开 Twitter,发现热度有上升,更多 NFT 被展出。)

除非项目方规划,将展示权利下放给持有者的结果是,图片孤立,之间毫无联系。它缺少传统画廊策划出来的美感和规矩。这显然不是作为艺术品最好的展出形式。

Invisible Friends 将在这里办 Meetup 丨图片来源:Twitter

直观地说,它们就是一些NFT 化的 .jpeg 图片。但是决定 NFT 价值的众多因素中,最不重要的一点就是图片本身。

差点买到假的无聊猿

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跟 BTC、ETH 一样,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代币。不同的是,每个 NFT 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像人们常说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树叶。现实生活中,人们对于这种独特性往往并不在意。如果两片树叶都能用一块钱买到,人们则默认它们相同。

但是 NFT 的逻辑恰恰相反。NFT 试图把它们重新具象成不同个体,这样可以证明数字对象的唯一性。

1992 年,万维网不过才诞生三年,有人便担忧起它的未来。一位互联网先驱 John Perry Barlow(发表了《网络空间独立宣言》)曾提出疑问,

如果我们拥有的东西可以被无限复制,还能瞬间免费地发送到世界各地,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的所有物?我们该如何获取自己脑力作品的报酬?如果我们拿不到报酬,该拿什么来保障我们今后稳定地创作和发布任何作品?

就像一份数字产权认证书一样,NFT 的出现更好地解决一个问题,谁做的?有版权吗?

坂本龙一曾将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里面的 595 个音符铸成 NFT 售卖,反响热烈,有些音符在多次转手之后高达发售价的 20 倍。基于区块链的艺术市场,改变了传统艺术市场的运行模式。这是 NFT 部分的积极意义。

人们畅想,一个以 NFT 为构成要素的互联网会是什么样?

它不是一个由平台,而应该由创作者拥有经济控制权的网络,是一个创作者的想法和创意被直接支持的网络。就像理论上画廊的参展商可以是任何人。

大屏丨图片来源:作者

一些基于 CC0 许可(比如 mfers)的 NFT 项目开放了作品的知识产权,放在公共池(Public Domain),任何人都可以将其二次创作,商业化。这场对于新时代版权开源的探索,还在尝试,边界尚不明确。

BAYC 没有将任何权利放入 Public Domain,只是授予(grant)持有人免费的自用和商用权利。我问了身边 NFT 玩家朋友,开头提到的Bio Apes就是 BAYC 的仿盘,(猴子)表情都一样,就换了颜色和小元素。

NFT 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也正在于此:NFT 宣扬要保障的唯一性如此有限,仅在代码层面。你能看到一个 NFT 被非官方复制到另一个 NFT 交易平台;一张被当作 meme 传播的视频截图,被制成 NFT 高价卖出,却说不清版权归属。

跟右键保存一张表情包,有什么不一样?

我扫了扫屏幕左下角的二维码,随即跳转到该 NFT 在 Opensea 上的链接。就跟逛淘宝一样方便。

扫码买NFT丨图片来源:作者

如果你的钱包里没有 token(前提是得有钱包),工作人员会把你拉到一边,大方地告诉你用信用卡也能买。

如果真的有人这样买,我猜他们将 NFT 视为一个收藏品,而非一个企图在二级市场流动升值的蓝筹股。

多数人追捧 NFT 还是看重它的金融属性。不过普通人如何判断一个 NFT 的真实价值?

举个例子,Azuki(一个日系风格的 NFT)曾卖出几十万美元级别价格,但因为创始人的一次反向营销,流动性暴跌,一度跌到六七个 ETH。

Azuki丨图片来源:官网

Zagabond 披露了自己曾经参与的三个 NFT 项目,本想传递厚积薄发造就如今的 Azuki。社区成员却认为,这种行为充满投机性,是项目方引诱早期投资者注入资金后就放弃项目的恶意行为。

行情的暴涨和暴跌,也不一定完全是市场自发。就像在画廊买一副油画,它的真实价值不体现在纸面上,普通人也很难判断,往往还会因为信息不对称,成了头部玩家收割的韭菜。所以有了 NFT 毫无意义的声音。

但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NFT 改变了身份象征。过去一件限量版 T 恤或许值得显摆一下,当人们的生活向线上迁徙,地位的象征必然随之变化。

现在如果你的头像是一只无聊的猴子,便有了进入某个圈子的准入门槛,某个群体的身份认证。这时在 Twitter 简介里换上它,胜过一大长串自我介绍。社交场合中,亮出自己的身份,迅速获取认同感,证明在这场新旧互联网交替之间,自己已追赶上新的浪潮。

NFT 本身是一个技术名词,但现在被狭隘指代为某些类资产,比如我们常见的艺术品。通过在 NFT 中写入图片、音乐、文字等各式各样信息,就能铸造(mint)出在区块链上流转的数字内容,实际上,会员资格、游戏装备、甚至一张月饼兑换券,都能用 NFT 来实现。

在画廊未完全建设好的一角,我发现了一个虚拟画廊的半成品。未来做成该画廊的线上版,虚拟画廊里的 NFT 也被加上二维码,我同样也能在线上,购买 NFT。没错,我就在一个线下画廊里,用一台笔记本,逛一个建好的虚拟画廊(禁止套娃)

未建好的线上画廊丨图片来源:作者

听起来很滑稽,我当时本来期待,打开笔记本时进入的是一个类似 Portals(基于 Solana)的元宇宙城市。

如果购买一个 NFT 的最终结局是拿到咸鱼卖掉,证明它就是一款金融产品——这就是 NFT 的全部价值了吗?

拿 Portals 为例,Portals 把虚拟世界划分成不同空间,空间完全属于 NFT 拥有者,凭卡进出。这里,你能买房再出租,游戏和工作,过一种完全不同的虚拟人生。购买这些 NFT 时,人们购买的是使用价值,而不是它所指向的艺术品和金融标的。

(线上)虚拟世界里,NFT 就是货物和使用对象本身,具备了使用价值,从而被赋予更多意义。

后来我在 Twitter 里看见,这一角被改造成 Metaverse(元宇宙)画廊。

建好的虚拟画廊一角丨图片来源:Twitter

可以通过 VR 进入,也许未来有更多(与虚拟世界)交互性。

虚拟画廊丨图片来源:Twitter

加密艺术

去年我关注到一个名为 Merge 的 NFT 项目,它卖出 9200 万美金,玩法十分有趣。买一个代币(mass)代表一个球,允许在二级市场交易。你我各有一个,我把你的买来,我就有了两个,当然我的球颜色、大小,跟先前的比也变了。随着(吞并)交易发生,球的总量不断减少。

merge 项目丨图片来源:Nifty Gateway

发起人 Pak 认为,他在探索一种艺术形式,基于对智能合约层面的不断创新。如果没用智能合约,就没有 NFT 交易,Merge 中的球就不会吞并、变化。可以将智能合约理解成存储在区块链上的程序,在满足一些条件时自动运行。

Merge 证明了,NFT 远不是一张张 .jpeg 图片,能创造出比传统艺术更多的可能性(即便现在展示出来的并不多)。可能性也许是尝试将观众变成共创者。在以前,消费者习惯被动接受,不会与艺术家产生交集。创作形式改变了内容,这件事在加密艺术中实现了。

NFT 作为传统艺术的另一种展示工具,作品内容本身并没 NFT 化,是画廊看起来略显拧巴的原因。

Web 3 NYC Gallery丨图片来源:作者

围绕 NFT 的讨论现在是嘈杂的。一些人认为是提早进入Oasis的身份象征(PFP,头像类是最先火的板块之一),一些人认为是实现财富自由的赌石游戏,还有人认为是技术迭代下的新潮头。

但无论如何,NFT 都还不是一个完成品。就像每个人拿着球开始互相吞并,没人能够预见,它最终会演变成何种模样。

密码朋克(头像)背后的那群人,成了见证者,也是参与者。无法评论对错,他们在做的,就是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推着时代往前走——正如一幅幅 NFT,开始出现在时代广场的巨大屏幕上。

参考文献

[1] https://decrypt.co/102469/web-nyc-gallery-nft-remotely-display-art

[2]https://mp.weixin.qq.com/s/XFdPuw-OBxkAU9kOAPMRlQ

[3]https://www.newyorker.com/culture/infinite-scroll/why-bored-ape-avatars-are-taking-over-twitter

[4]https://mp.weixin.qq.com/s/U87xEqG53BGDfJ-nqaEmFw

[5]https://mp.weixin.qq.com/s/X8N1CnEt_dkmSVF6vPa9Wg

[6]https://mp.weixin.qq.com/s/ETDdY9QXOprxyur7Nsd9JQ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作者:叨哥,编辑:沈知涵

相关文章

星巴克宣布推出NFT

星巴克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内部问题,其首席执行官Howard Schultz对星巴克内部对工会的诉求表示了反对。然而当前的局势对Schultz很不利,美国已经有一...

NFT的应用场景

NFT因为具有独特性、稀缺性、所有权可证明性、可转移性以及不可分割性,一方面可以表征数字资产本身,一方面也可以表征某种特殊用途的凭证,因而在很多领域产生强大的吸...

NFT大热,各界巨头纷纷发行NFT

NFT热在这个夏天风靡全球。甚至腾讯、阿里等传统企业纷纷以 NFT形式发行产品。这个浪潮下,涌现出大量的交易平台,像头部交易所欧易OKX也推出了自己的欧易NFT...

劳斯莱斯加入了NFT,并制造了NFT作品

劳斯莱斯正在涉足 NFT 领域,它正在取笑一款非常特别的新车来纪念这一时刻。一款新的劳斯莱斯 Black Badge 汽车将在一周内发布,该汽车制造商已与 Ma...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